快年底了,看看村医真实处境,请历史不要遗忘他们!

这是中国乡村医生最真实的处境!

>>>>
1、身份:
为国家服务,却没有编制。当下推行的镇村卫生服务管理一体化进程中,村卫生室要接受上级卫生机构对其业务的管理和考核,但村医身份并没有改变,仍然是农民,以至于村医的待遇及养老问题无法解决,而这两样不能合理的得到解决,就会导致村医转行,后继无人等问题,大部分村医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女继续从事乡村医生工作。

>>>>
2、养老:
我身边有一位老村医,做村医30余年,现在老了,没有行医能力了,自己和老伴又都有病,就连自己的医药费都成问题!虽然个别地区已经努力解决乡村医生的养老问题,但是一个月几百元很难解决老村医生活问题。

>>>>
3、与卫生院的关系:
卫生室和卫生院本应是指导的关系,但现在成立上下级的关系。卫生院权力过于集中,滥用职权,即是利益分配者,也是获得者。

>>>>
4、发展局限:
村医流动性差,几乎没有流动的可能。

>>>>
5、权利与义务:
村医权利和义务不对等。

>>>>
6、村医医疗风险极大:
一旦发生医疗纠纷,主要承担方是村医,少则十几万,多则几十万赔款,高额的赔款即使村医倾家荡产也难以承受。村卫生室法人代表不明确,有的地区村卫生室的法人是当地村主任,虽是法人却不承担法人的义务与职责,形同虚设。

>>>>
7、村医渴望学习,但培训机会少:
村医渴望学习,但培训机会少,多数流于形式,临床实用技术少,对村医诊疗帮助不大,导致村医不愿意参培训。缺少奖励机制,学不学一个样,有没有证也一个样!具备执业医师资格与乡村医生资格一样,以及繁重的工作导致村医没有时间系统学习,因而大部分村医不愿意考取执业医师资格。

>>>>
8、基药:
基药种类少,质量参差不齐,药品价格变动导致村医用药过于局限。

>>>>
9、设备单一:
基本上还是老三样:听诊器,血压计,体温计,设备的简单往往导致误诊。

>>>>
10、工作强度大:
工作强度大,24小时待岗,公共卫生压力大。村医一人要负责书写处方,门诊日志,门诊病历,消毒记录,药品记录等等多项记录,还要负责本村的妇幼保健,计划免疫,健康宣教,各种疾病管理等等。

>>>>
11、合作医疗补助款发放延迟:
合作医疗补助款发放延迟。补助款被截留,克扣等等现象,根本原因是监管单位与拨款单位是同一个机构,正常应该卫生行政部门只负责监管,村医的补助应该直接拨到乡村医生个人银行账户上。

>>>>
12、公卫补助:
公卫补助款发放延迟甚至克扣。

>>>>
13、上门出诊风险:
村民要求上门出诊的需求与医疗风险的矛盾。在农村去患者家巡诊治疗,已经形成一种村医工作的模式,但出诊往往又大了医疗风险,没有相关法律对村医出诊进行保护。

>>>>
14、健康档案:
个别省份健康档案分配不合理,分配的是卫生院做60%的工作,村医做40%,但村医却干了100%。

>>>>
15、村医收入减少:
零差价、卫生院恶性竞争至使病源减少、不合理收费(新农合管理系统软件费用,健康档案软件管理费用,包括电脑都需要村医自己支付。有的村医反应当地上级管理部门还摊派下来一些药品,报纸,手机等等